?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entries|archive|friends|userinfo]
JacmineCFirefly

[ website | Another BeSt ]
[ userinfo | livejournal userinfo ]
[ archive | journal archive ]

RELIVE!!! [Jul. 12th, 2007|10:45 pm]
JacmineCFirefly
[mood |excitedexcited]
[music |Michael Buble- Wonderful tonight]

活过来了!!!活过来了!!!!!!!
RELIVE!!!!
诅咒Block LJ的所有人!!
linkpost comment

(no subject) [Apr. 20th, 2007|07:22 pm]
JacmineCFirefly
[mood |complacentcomplacent]
[music |茉莉花-粱靜茹]

看看別人的LJ、Space,再看看自己的,對上一篇文字已是2006年8月份的産物了。看看日曆表,還有十數日便是本人母親的受難日了,反正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坐在電腦面前敲敲打打了,好幾篇“大作”在腦子裏面徘徊已久,就只差把他們打出而已,但種種的原因和藉口讓自己懶得坐下來好好的整理用一番。忙、累、倦…各種各樣完美的解釋都為自己找到了冠冕堂皇的理由…然難得一個沒有計劃的週末;難得一個寧靜的周五晚上,喝口水,對著電腦打打字。用以紀念母親大人的偉大也好,用作祝賀我死去的青春也罷,寫幾個小字,抒發抒發最近的心理不平衡吧。不知現在得敲打水平是否還和以前一樣,也不知現在寫的東西還是否符閤現代正常人的閱讀邏輯。要看的人自便,不看的人滾蛋,看不懂的人啊,您就此作罷吧。


名字,每個人都有的代號,用以區別每個人身份的象徴。張小紅、陳小強、李小明、William Chan、Tony Ng、又或者Brad Pitt都好,那也只是個code而已。從來也不覺得這有什么好談論或者研究的。但最近,老是有人在議論我這個普普通通的Code。
首先感謝父親大人那未老先衰的耳朵和聽覺神經,就因為他老人家這些聽力上的錯誤使得我擁有一個不是很難聽的名字-詩(詞歌賦)、敏(捷聰明)。就一般人來看這算是個不錯的名字,也有不少人對它稱讚不已,但小時候(甚至現在)不知什么理由我或多或少對這個名字有著一絲抗拒,不是不喜歡,也沒有到熱愛的地步,但若然有人把我的名字誤會或者寫錯的話我也會激動的勃然大怒…因爲,我覺得這個不錯的名字緫與我格格不入。由于工作的關繫必須把名字放到客戶能看得到的地方,自此之後不少人就對我的名字評頭論足,滔滔偉論
“Z小姐,妳的名字好好聽啊!”
“Z小姐,妳的名字好有詩意啊!”
“Z小姐,妳的名字好有意境啊!(借問大叔,這個跟意境有什么聯繫呢?!)”
“Z小姐,妳的名字很美,妳的人也很美…(拜托…睜著眼睛說大話你就屬典範中的典範了…)”
“Z小姐,我妹妹的名字跟妳的一模一樣哦。(從此以後這位uncle就再也沒有叫過我z小姐了,直接改口“詩敏啊…”)”
“Z小姐,一看妳的名字就知道妳是廣東人,北方人不會取這樣的名字喲(哈~名字什么時候開始有地域性了?還有,您老這是正讚我呢還是…??)”
“Z小姐,妳的名字很深情哦!(Gosh…這跟深情有什么關繫?!八輩子拉不到一起的東西啊…)”
“……”不勝枚舉,更有人誇張道“Z小姐,妳的名字這么有詩意,妳們傢一定是書香門第,妳爸爸的才情好高啊,只有這樣才會取到一個這么好聽的名字吧。(我…speechless…)”縱觀電話簿或通訊錄一堆的思敏、斯敏、絲敏…很慶幸我可以在一堆“SI\SHI敏”當中是“詩敏”,謝謝你,爸爸,謝謝你的烏龍給了我一個這么好的名字,可以讓人覺得如此的詩意、深情、書香門第和不是廣東人…
Jasmine,我的另一個Code,金山上的解釋是:n.茉莉, 素馨, 淡黄色.本人比較喜歡這個名字,因爲茉莉嘛,素雅,怡人,從不需要別人的讚賞,只需默默散發著淡淡的清香,爲經過的途人帶來清新的氣息。認識我的人都知道,這個名字是由我的中文名直接譯音過去的,簡單直接,不用多想,而且極為方便。後來得知,原來阿拉丁故事裏頭的公主也叫“Jasmine”,不禁飄飄然起來。Princess Jasmine,多么尊貴的稱呼,但是又來得低調而高雅。儘管這個名字是如此的美麗高貴,我又是如此這般的崇拜這7個英文單字,對它贊賞有加推崇備至,但是,它有一個重大缺點--難發音,很多人聽到這個名字后的第一反應首先是愕然,然後就嘗試著去讀“J…Ja…Jas…Jasmine…”最終出來的都是殘破不堪的發音或者奇怪的變音。Sigh…美好高尚又有什么用…很多人不認識,甚至在讀過一次以后就把我邊永遠甩在腦后了。所以,很多人認識我,然也很多人不記得我。想像永遠是甜蜜而美好的,但現實卻那么的殘酷無情。呵~寫到這不知不覺間竟為自己那可憐的名字感到一絲的悲涼... Jasmine,並不是你不好,只是你太難讓人理解了。或者,試著把後面的六個單字去掉,單名一個J? it seems not bda。想像永遠是甜蜜而美好的,但現實卻那么的殘酷無情。Just, let it be...
不管是詩敏也好,Jasmine也好,或者J也罷。名字只是我活在世上的符號,隨便你要怎麽稱呼我,不管讀完以後是印象深刻or拋諸腦后,但請千萬記住,不要讀錯。你的Code好聽嗎?美麗嗎?澎湃嗎?又或者是很有氣勢?不管如何,爲自己的名字感到驕傲自豪吧,愛著它疼著它,儘管世界上可能很多人與你同名共姓,但它會因爲寵愛而變得與別不同萬中無一,是世上最幸福的名字。
linkpost comment

the lake house [Aug. 27th, 2006|01:51 pm]
JacmineCFirefly
[mood |sleepysleepy]
[music |做你的男人----張信哲]


link2 comments|post comment

神賜の龜! [Aug. 13th, 2006|10:39 am]
JacmineCFirefly
[mood |relaxedrelaxed]
[music |Acid House Kings- sunday morning]

上回講到,Jasmine倒黴透頂,禍不單行。

這回,竟然發生奇跡哦~
話説,在手鏈掉了的當天晚上,在實力仍然模模糊糊的情況下去配了副Con,驗眼的時候,驗光師哥哥,竟然問我是不是還在讀書,哦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千歲狀),開心死了。戴上眼鏡,重見光明的感覺是如此如此的美妙噢~~~
手鏈的失蹤,依然讓人感到沮喪,唉…懷著悲憤的心情跟飛雲哭訴了一下,飛雲姐的一句至理名言提醒了我一下“破財擋災啦,七月啊嘛,係黑仔D嘎啦。”於是乎,基於這個“七月鬼門關打開”的心理陰影,我拿拿林打開抽屜把那只塵封已久的烏龜(噢,是兩只,大烏龜背上還馱著一只小的)找了出來。放到包包裏頭,希望各位大人有大量別再拿我東西了。過了一個風平浪靜的上午,無驚無險,又到三點,又是臨下課,又是一陣混亂,孫同學不知爲何突然失手,書包書本水壺筆袋一轟隆的往地下掉,在好不容易收拾齊整的時候!!恐怖的事情發生了!!我的銀手鏈!!!斷掉的那一部分出現在我的桌面上!!仔細看下圖,就是那個小小的S型,我神經質的拿起那條東西,天啊!太神奇了,怎麽會這樣?孫同學也一臉愕然地看著我,不會吧,太不可能了…好不容易熬到下課,我們倆翻箱倒櫃,都沒找到鏈子的蹤跡,我起身,打算在看看地上有沒有的時候,突然閒,在前排的椅子下!!鏈子出現了!!!我忍不住要說一句…有鬼咧…前一天三個人找了半天,只差沒有把我們坐的那一區的地板磚給掀起來,外加一個清潔阿姨,都沒找着!!!可現在卻奇跡般出現了,這太匪夷所思了吧…
IMGP6302.jpg
But~However啦~回來了就好~我親愛的鏈鏈哦~寶貝~come to mama~(不過想起來還真毛毛的…)

Next Day,依舊把神奇的烏龜們帶在身邊,上班的時候,我的傘!!!我那惟一一把嫡傳健全的雨傘!!!竟然好端端地回到了原處…沒有缺胳膊少腿的。總算那個偷傘的還有點良知…
然後想了想。啊~烏龜~~好神奇的烏龜啊~~~在短短兩天内~把我丟失的東西都叼回來了~~~太神乎其神了~~~
怎麽就不給我叼個男滴回來呢…

PS.烏龜同學說他們不想上鏡,所以就不跟他們照照片了。

link1 comment|post comment

衰開有條路… [Aug. 6th, 2006|12:12 am]
JacmineCFirefly
[mood |crushedcrushed]
[music |Broken Angel- Zac Hanson]

云: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自從脖子後面長了顆不明物體后,人整天都昏昏的,縂覺得很虛浮似的…
星期一,我親愛的右手向我親愛的左手實施了最殘暴的虐待…手起章落…我親愛的左手食指就進入了三天的殘廢期…
星期二…星期三…
星期四,不知道哪個天殺的!有爺生沒娘教的!該死的!混球!仆街!SOB!在滂沱大雨之時把我傢唯一一把嫡傳健全的雨傘給帶回家了!至今還沒還我!
星期五…
星期六,一大早,吹頭髮,風筒的插座松了,俯身前去,竟不為意親愛的眼鏡同學在我的身下,當我發覺起身時,他已經壯烈地犧牲了…是一次完全的毀滅性的摧殘…身首異處…慘不忍睹…一天都生活在模模糊糊的世界中。上課時,因爲視力的不利到知道聽覺的遲鈍…整個人一天都傻傻呆呆的…好不容易熬到快要下課…老師宣佈兩分鐘小息…在匆忙趕去解決生理需要的時候!!!!跟了我十幾年的銀手鏈從此離我而去,沒有最後的擁抱,沒有離別的親吻,沒有心痛的潸然淚下…連一聲再見,一句Good Bye都沒有…他就這樣靜悄悄的離開了我…天!如此大的打擊!殺我一個措手不及!讓我掉進了無盡的自責和愧疚的深淵…天啊!!你讓他回來吧!回到我的身邊!我一定會好好的愛惜他的(仰天長嘯…)!!

唉…唔同真係衰開有條路…
linkpost comment

Goal!~ [Jun. 28th, 2006|10:21 pm]
JacmineCFirefly
[Tags|]
[mood |annoyedannoyed]
[music |Il Divo-Sei Parte Ormai De Me]

時值世界盃,我親愛的荷蘭和瑞典老早已經回家休養生息了,連最後唯一的希望西班牙也收拾包袱了…對這個世界最大的WC已經徹底絕望了…

之前說過,在我老人家對足球已經完全喪失興趣的今天,竟對某部電影充滿了期待~
poster1.jpg
嗯嗯,片子是不錯,就是story line略微老套了點兒~ but在這個悲傷的時候,看看這樣跟最近話題貼近的影片,或多或少也幫緩解一下心裏的壓抑咯(怎麽就這樣回家了呢!!抓狂中!!!)…sigh

情節是啥也就不說了~老套情節就用老套二字概括~
最吸引我的是這部片子裏頭的語言,夾雜著西班牙語、英語、美語的電影看得我激動呐~

衆所周知,此片乃是一部青春勵志片~主題嘛,就是傳説中那個只要有夢想凡事可成真
很羡慕Santi那種死纏爛打的勁頭,從舉棋不定,進退維艱再到自信爆棚,每一段過程都是這麽這麽得讓人嫉妒。這讓我對本已恍如一潭死水的生活又發現到一丁點頭緒,令我這個曾經對未來充滿憧憬的無知小輩又一次在噁心的生活中找到燒到可憐的希望。嗯,個人感性發表完畢。

來説說可愛的Santi吧(就是Kuno同學,和Juno同學的名字好像哦~嚎嚎),這孩子確實夠苦的~小小年年紀沒了娘~還要跟著爹爹偷渡逃亡~好不容易長大了還是苦孩子的命~難得有一個夢想,卻要不停的被老爹踐踏于腳下。好在上帝還是讓他苦盡甘來,有名有利又有女~hoho~再説說Kuno同學~據説是近期活躍在西班牙語的一個新人~嗯~果然是拉丁族群的人~笑容燦爛(當然不夠我們傢Romeo&Hamlet的笑容陽光啦~渾身都散發一陣暖洋洋的氣息。還有他那口溜溜的Espanol~OH~OH~弄得我又心癢癢地對西班牙語有了窺視的念頭…

片子還有兩部美上,第一部的感覺還不錯,希望第二第三步也有好表現吧…
PS說一句,那個姓貝/碧的,還是回去踢球吧…電影不是你混的地方。

La Vida Loca
linkpost comment

Update... [Jun. 23rd, 2006|11:42 pm]
JacmineCFirefly
[Current Location |Home]
[mood |relaxedrelaxed]
[music |Endless Love]

N久沒有更新過了,也不知道自己這段時間在干啥,明明有很多東西想寫,但是一打開電腦就會不知不覺去做其它東西...
前段時間電腦坏了,變得更加沒有欲望寫東西,整日無所事事,發呆,打呼,看電視,過著墜(墮)落的日子...
種種原因導致到現在都沒有像樣的文字出現,唉…
 post幾張照片,我還活著…
等我把感覺找到后再寫些東西吧…

放一個禮拜的假,很想很想很想去肇慶,我的願望很簡單,只是很想去住兩天而已,就兩天,不過還是沒有人願意陪我這個老人家去,一個人去家裏人又不肯。於是乎決定去珠海,搭爸爸的便車去了趟江門,在去珠海的路上被爸爸說兩句后就糊裏糊塗的回了老家,一路上的天空很是漂亮,什麽時候深圳才有這樣的藍天、白雲?

IMGP6239.jpg

什麽時候我才能呼吸到比較新鮮的空氣?
IMGP6234.jpg

去了江門,經過珠海,回到家鄉,看了爺爺奶奶。
再去了趟廣州,從此之後對雙皮奶只有尊敬之心,不敢對其有任何非分之想。跟大伯一家聊了聊,教曉他老人家何謂QQ和MSN后繼續上路,在Starbucks遇到了一個很好心的哥哥。跟哥哥吃了午飯,經過賽車,沒空調,換車等等等等之後,回到我可愛的傢,回頭一看,還是我的大胖最好。
IMGP6240.jpg
linkpost comment

... [May. 2nd, 2006|12:10 am]
JacmineCFirefly
[mood |sadsad]
[music |零時十分]

生日快樂
link2 comments|post comment

Unbelievable [Apr. 14th, 2006|12:15 am]
JacmineCFirefly
[Tags|]
[mood |bouncybouncy]
[music |春夏秋冬]

Image Hosted at ImageHosting.us
不可思議!
在我老人家對足球已經完全喪失興趣的今天,我竟對這部電影充滿期待?
還要是一個三部曲…天…
can somebody come and give me a check?!
link1 comment|post comment

(no subject) [Mar. 5th, 2006|02:23 am]
JacmineCFirefly
[mood |coldcold]
[music |張信哲--眼紅舘]

謝謝明珠台。


別笑,我的確是剛剛才看完這部電影。

一直以來都比較抗拒看有關于二戰的電影,能不看得都不看。
而這部戯,早就聽聞了,也早早就load了下來,但只刻了碟,放在一邊。對他默默地神聖膜拜,不敢觸碰。明珠台在奧斯卡前夕要播,那就順便看了,反正有免費字幕。

只看海報就知道這不是一部愉快的電影。更何況這是一部和二戰有關的電影。
Adrie的演技如何就不說了,他老人家年紀輕輕就從奧斯卡手上拿了個小金人就是最好的證明咯~
電影一開頭就充滿了鬱悶的情緒。
帥哥在優雅的彈著鋼琴,壞人就在那邊狂轟濫炸,還要把額頭都割破了。回到家,(那時候還有家)跟家人還可以鬥鬥嘴,然後是被迫多次遷移;再然後是僥幸生存,到後來的東躲西藏,最終,他活下來了。活到2000年,終年88嵗。
非常的佩服Szpilman先生,從他眼看著家人被塞進前往大熔爐的火車那一刻起,就經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在集中營裏面工作,成功出走,然後過著不見得光的日子,必須的東躲西藏,一個人被困在房子裏的日子,日復一日的過著,每天面對著四面墻,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大大方方的走在大街上而不會被人亂槍少掃射,對未來只能是悲觀的盼望著,不知道什麽時候會死。這種日子過得是那麽的悲哀,卻又無可奈何。終于,機會來了,他走出了那棟房子,可是還是得逃亡,幸運地他一次又一次都躲開了壞人的殺戮…遇到了好心的人,救了他的命。勝利了,好好的活著。(我幹嗎再重復劇情)
很喜歡一個鏡頭,就是Szpilman先生第二次被鎖進屋子裏的時候,房子裏面有一架琴。儅他慢慢的打開琴蓋,雙手合十,然後把手放在上面,淩空地彈著琴,腦中卻滿是音符和聲響。他是一個被時世所囚禁的犯人,他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家人,他必須得躲躲藏藏的活著,他是如此艱難的活在這個世界上。他是一個鋼琴家,面前就擺著他的第二生命,他的情人…他只能看只能輕輕的觸摸,卻不能做任何進一步的親近。那種無奈是如此的真切,如此的讓你酸,卻無能爲力。

那段日子如今已經成爲了歷史,但是這段歷史是如此的觸目驚心。讓我喘不過氣,讓我不敢去正視。從現在去看那個時候,已經不能說是誰對誰錯。只能說,戰爭是人類對自己的懲罰。死傷的都是我們自己的同類。然而,那時候的人卻好像是瞎了似的,被一些無聊而又沒有意義的大話所蒙蔽了眼睛。對著自己的同伴加以殘害。老天,這是變相的人吃人啊。

爲什麽,爲什麽我們就不能靜一靜,然後想一想。活著,不只是爲了把我們自己的夥伴打倒。
link1 comment|post comment

navigation
[ viewing | most recent entries ]
[ go | earlier ]